Laddar sidan på

christianitytoday.com …

疫情期间串流媒体消费启发了菲律宾基督徒新的音乐品牌

斯林·皮内达(Roslyn Pineda)在疫情期间除了与上帝更亲近之外,她在网上与多年未见的基督徒朋友重新结连起来。 虽然她在香港已经生活了20年,但她以前在菲律宾时就参与了他们的小组查经。

作为索尼音乐菲律宾(Sony Music Philippines)的总经理,在这个全球性时刻,她开始思考基督教音乐的重要性。

“面对COVID-19带来的许多困难和巨大损失,人们会转向上帝,这不是一件容易理解的事吗? 无论他们知道与否,他们生命中难道不需要更多基于信仰和鼓舞人心的音乐吗?”身为菲律宾人的皮内达问道。

2021年10月,皮内达和索尼音乐 开创了 Waterwalk Records,这是一家专注于当代演艺者和串流(streaming)媒体听众的基督教音乐品牌。

这个新的音乐品牌为传福音和商业两方面都带来希望。 索尼面向基督教的部门 Provident 将菲律宾列为美国以外的前10大市场之一。 听众人口种类是教会和商业都最想得到的:16至35岁、追求真实性,并通过Spotify和YouTube消费音乐的一群。

皮内达说:“这是一个未开发而具有巨大潜力的市场。 我们必须到串流媒体市场所在的地方。 虽然我们的许多听众都活跃于他们的基督徒社群中,我们也想接触那些非基督徒和/或不活跃的信徒。”

在菲律宾,基督教音乐排行榜上的顶尖歌曲通常来自全球唱片公司,如 Hillsong,或是如 Every Nation Music and Victory Church 之类的教会网络,后者在全国拥有100多个据点。 最初的菲律宾福音歌曲,主要以他加禄语演唱,几十年来通过较大的福音派教会获得了强实的追随者。

基督教歌曲作家和制作人江吉·马塞洛(Jungee Marcelo)指出:基督教独立音乐的大部分灵感来自一个由广播网路远东广播公司(Far East Broadcasting Company)在40年前开发的流行音乐事工 Papuri。

然而,Waterwalk Records并不隶属于特定的教会或传统,他们的歌手来自不同的宗派背景。

e796abe68385e69c9fe997b4e4b8b2e6b581e5aa92e4bd93e6b688e8b4b9e590afe58f91e4ba86e88fb2e5be8be5aebee59fbae79da3e5be92e696b0e79a84 62ab550c04f08

Image: 索尼音乐菲律宾提供

最初的十二首串流媒体单曲 来自同时活跃于赞美敬拜事工及俗世娱乐的音乐家。他们当中许多人已经在网上建立了自己的追随者群。 除了一位以外,所有都来自菲律宾,他们的教会分布在有7,641个岛屿的群岛上,特意不限于国家首都地区。

虽然 Waterwalk 寻求“无体栽意识”,并拥有一批为一般基督徒普遍接受的演艺者,但该唱片公司在信仰方面是十分坚持的。 首先,歌曲必须“符合神学理论并以《圣经》为基础”。 该团队指导歌手们要确保他们的歌词与《圣经》一致。 皮内达说:“有些歌词很有力量,但不一定是基于福音的。”

其次,歌者必须“有坚定的信仰而且 …… 是虔诚的基督徒”,他们已经与主同行了一段时间,而不是初信的信徒。 希望这样的灵命成熟能够降低歌者可能会做出导致观众跌倒的事情的风险,并使音乐更加丰富,具有年轻听众所寻求的真实性等。

24岁的达拉·巴尔塔扎尔(Darla Baltazar)在她位于马尼拉的卧室里唱歌和制作音乐,是 Waterwalk 最受欢迎的歌手之一。 她在社交频道上分享她的歌曲、她的信仰和她的经历。 她最受欢迎的歌曲“No Good Thing”是一首“神圣的流行曲”,是《诗篇》34篇的爵士版。

巴尔塔扎尔在接受CT采访时说:“我非常认真地对待我与上帝的关系。 我不能写伪装或勉强的歌词。 这些歌词来自我与祂的同行。 上帝会叫我分享我的音乐,以致听众知道如何能到祂那里去。”

巴尔塔扎尔那轻松、和顺和使人听得舒服的声音吸引了非基督徒听众,同时,她的歌词把他们带到福音真理。 她看到粉丝们从困惑到好奇再到被激励。 她说:“我问我的非基督徒 Instagram 粉丝为甚么会关注我。 他们喜欢音乐旋律,但却是歌中的信息吸引着他们。

台湾歌手蔡佩轩(Ariel Tsai)是另一位 Waterwalk 歌手,也有同样的经历。

她说:“他们在讨论区说他们不认识上帝,但他们渴望得到那份在我的音乐中感受到的归属感。”

27岁的蔡佩轩的中文翻唱歌曲在网上疯传,她现在创作以钢琴为主的崇拜音乐。 去年她发行了她的英文歌“My All and All”。

她说:“无数的不确定性和艰辛让人们想到甚么才是真正确定的,甚么是我们可以抓紧的。 我的中心信息是:上帝是一致的,祂的爱不会改变。 这种一致性吸引着人们去认识祂。”

巴尔塔扎尔认为,疫情中的串流媒体消费使 TikTok,YouTube,Instagram 和 Spotify 的听众对以福音为中心的音乐有了新的认同,甚至渴求。

她说:“家中每个人都在听这类型的音乐。 这就是为甚么我的音乐倍增,成为了人们工作或学习时的背景音乐。 他们说这是平静和安宁的。”

皮内达确认:“在疫情期间,菲律宾所有平台的音乐消费都在增长,尤其是 YouTube 和 TikTok。 代表性歌手的目录歌曲也飙升了,因为在不确定的时候,人们想得到熟悉的曲调所带来的安舒感。

巴尔塔扎尔在社交媒体上的互动中变得更加兴旺,她回答追随者的问题,将他们的建议纳入歌曲创作过程中,并分享她对信仰的反思。 她举办在线活动,以满足全球疫情中的需求,她和听众可以一同经历音乐及其信息。

正如她所描述的那样:“他们道出想要的音乐,我们便为听歌派对作筛选。 我们把节目分开,当中有一个15分钟的福音信息。 在这些活动中,我们一起听基督教音乐,它并不是像音乐会那样,单纯是欣赏音乐。 听歌派对也可以传福音,因为我们会邀请非基督徒。

巴尔塔扎尔在进入全职音乐创作之前是一名幼儿园教师,她形容自己为“基督教独立音乐人,或并不属典型教会会众的基督教音乐制作人。” 她2020年的单曲“Feet in the Rain”在 Spotify 播放清单上跃升,巴尔塔扎尔被评为 2021年值得关注的“福音联盟”(TGC)艺术家之一。

她说,“我的听众主要在美国。 他们大多是18至24岁的基督徒。 他们甚至不知道我是菲律宾人。”

蔡佩轩的追随者是一个国际混合体,由她的家乡台湾和东南亚以及北美的亚洲人社区组成。 他们都是在 Spotify 和 YouTube 上找到她的。

蔡佩轩说:“我的粉丝们知道我是一个坦率的基督徒。”在她因基督教音乐被认识之前,她已是一位成功的流行歌手。 她目前与台湾索尼音乐公司签订了合同。

与 Waterwalk 的菲律宾基督徒不同,蔡佩轩来自基督教并不是主要信仰的背景。

她告诉CT:“亚洲人对基督徒有偏见,认为我们倾向硬销福音。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公开发行一首敬拜歌曲,在台湾没有流行歌手会这样做。 在这里,这是一件非常敏感的事。 没有一个艺术家愿意被正式联想为一个坚定的基督徒。”

与此同时,她坚持认为:“我总是想忠于自己。 基督教是我的生活方式,我觉得这样说并不丢脸。 我向听众明确表示,我发行的歌是我从我的信仰中所感受到的,它可以给他们力量。”

虽然起初的歌手名单主要是菲律宾人,但皮内达想像将来会使 Waterwalk 更具地区性。 会努力接触韩国和东南亚其他国家的基督徒艺术家,这有赖于索尼广泛的国际网路。

皮内达表示:到目前为止,串流媒体平台的反应一直令人鼓舞,为 Waterwalk 目前的播放清单在美国打开了市场。

随着唱片公司继续发布新的音乐,皮内达希望该这计划不负其名。

她说:“Waterwalk 是基于马太福音14:22-36。 每个人都记得耶稣在水面上行走的那段经文。 但他们往往忘记彼得也曾在水上行走过。 我们想要一个能显示出类似意义的名字:大胆,带着信仰走出去,以及冒险创新的。”

翻译:季小玲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Läs hela artikeln på christianitytoday.com

Please wait while you are redirected...or Click Here if you do not want to wait.